本報特約–金融透視/取消貸款利率下限不宜操之過急

中央日報 – 2013年5月29日 上午10:34

大陸近日對於利率市場化改革,特別是貸款利率下限的討論又多了起來。有銀行高管認為,利率市場化改革根本方向在於完善利率市場價格的形成機制,在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方向上,建議取消貸款利率浮動下限,將貸款風險定價自主權交給銀行,有利於促進銀行提高管理水準,也有利於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進一步深化。

 利率市場化是大勢所趨,當前大陸債券、商業票據、貨幣市場等領域的利率已實現市場化。2012年之前,貸款利率已不設上限,其下限略有放開;存款利率也不設下限,存款利率一直不允許上浮。 

 2012年,央行先後兩次對存款利率的上限和貸款利率的下限進行調整,其中貸款利率的下限調整為基準利率的0.7倍,存款利率的上限則調整為基準利率的1.1倍,銀行利差接連收窄。去年存貸款利率浮動區間擴大,已經向利率市場化改革的“深水區”邁出了一步。

 即使如此,銀行信貸在社會融資當中的地位仍在不斷下降。相比間接融資,社會直接融資比重上升。在間接融資中,非信貸類間接融資快速擴大,今年1-4月人民幣貸款占社會融資總量的比重下降20個百分點至45%;委託貸款、信託貸款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合計融資2.6萬億元,同比增長69%。繼續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,增強傳統銀行的社會融資作用,顯得日益迫切。

 相比存款利率上浮的10個百分點,貸款利率下限已經擴大到了7成。相比其他管道的融資,銀行信貸成本顯然更加低廉。實際上,目前銀行信貸只有部分選用了一定程度的利率優惠,整體而言,7折的貸款利率優惠夠用了。對優質客戶、優質專案貸款利率可能需要更加優惠,不過總體的必要性有多大仍然有待考證。

 目前取消貸款利率下降面臨的風險是多方面的。

 首先,如果取消貸款利率浮動下限,為了爭奪上述“優質客戶、優質專案”,各家銀行會無底線地降低貸款利率,不排除下降到成本線以下。這種惡性競爭無疑將損害銀行自身利潤,不利於銀行長期健康發展。

 其次,目前貸款利率取消了上限,如果再將下限取消,那麼央行的基準貸款利率實際作用會變得更小。中央銀行最主要的貨幣政策手段失效,對國民經濟的宏觀調控能力大大降低,不利於經濟的持續發展。

 最後,銀行貸款利率完全市場化要以法律與保險體系為基礎。隨著貸款利率市場化的推進,銀行經營的壓力與風險不斷積累增加,商業破產也出現了可能。我國目前實際上是有隱性的存款全額保險制度,無論是大小銀行,其風險幾乎都由財政兜底。在沒有存款保險制度的情況下,一家銀行的破產可能會引發市場恐慌,從而引起系統性風險。應當出臺《存款保險法》,修訂《商業銀行法》,通過法律制度的準備規避風險。目前這些基礎準備還不夠,所以貸款利率完全市場化不宜操之過急。

 相比取消貸款利率下限,筆者更傾向于繼續穩步提高存款利率上限。目前信託產品、銀行理財產品的收益率與銀行存款利率已經分化,銀行吸收存款的壓力持續增大,銀行自身也有需求。比如,可以將存款利率上浮區間擴大到3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大陸國研網專供,作者:清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傅立春)

【中央網路報】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Random Posts

Loading…